風淩渡

二十年來,我一直追索着它,結果只染上了它的失望。我們要的東西似乎有了,卻不是原先以爲的東西;我們都不知道要什麼了,只知道不要什麼;我們越知道不要什麼,就越不知道要什麼。我總是,一直,希望能在它那裏得到迴應,可它總是不給我。或是說它給了我,而我聽不見,等到聽見,就又成了下一個問題。我從來沒有趕上過它,而它已經被時代拋在身後,成了落伍者,就好像理想國烏托邦,我們從來沒有看見過它,卻已經熟極而膩。

#江湖風險評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