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淩渡


熱鬧看畢,一鬨而散,這正是這個社會永遠的狀態,由於互聯網的普及這一現象愈演愈烈。而這其中辛酸苦衷恐怕只有經歷過網暴、曾被裹挾過意志的人才能體味。割裂的社會,根本不是提升新聞公信力,或者提供正確信息可以改善,我們是否能理解及接受別人跟我們不一樣,並且願意在立場不同時,仍有繼續交互的社交生活;放棄溝通及同溫層比較温暖,是我周遭朋友對不同思考脈絡的人的多數應對,但這樣其實真的很傷,不只傷害信息環境,也在傷害政治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