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ORG

风月待人无二数,人将风月分贫富,
一样云海星河是道法,百种赤目冷眼人间路;说离别,叹因果,左不过书有书言,君有君悟……

#时代尘埃

[明]仇英《秋江待渡图》局部

十多年间,中文互联网已然从广场变成废墟,关注的力量渐渐变弱,围观再也改变不了什么……当所有公共领域被取消,有效的讨论不复存在,不再有“作为私人的个体来到一起,形成公众”,剩下的却是“作为私人的个体更加遥远地分开了彼此”。信息污染、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时至今日再也难以扭转。面对那些可疑的消息,有些人会以求证的方式转发:『求证』或『这是真的吗?』这种方式看似中立,其实跟普通的转发没有太大区别,常常也是在帮助传播不实之词。而且,这种求证式转发往往都有其倾向性,因为他们几乎不会求证转发不利于他们的消息。

其实不相信什么都很正常,再严谨的媒体都有出错的时候,但更重要的是信什么——你从哪些渠道获取信息?这些渠道可靠吗?你如何判断这些信息是真还是假?这些信息经过查证吗?不过许多人都已经不再关心这些问题了,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在面对很多话题或者焦点事件时,会产生许多的疑问与“不懂”,每一个“不懂”,都代表着一层理解上的断裂,而断裂的背后,则是交错的社会现实和掩埋在舆论喧嚣下的时代脉络。作为一位“骑墙者”,并非想要合理化任何一方的声音,而是希望清楚看到长城内的景象、并时刻与广阔的外部世界保持连结。也只有做一个“骑墙者”,才能追问、爬梳之前提到的那些“不懂”,并在断裂中建立“懂”的可能性。如今我们或许身处另一场大潮的起点。在历史面前,声音和思想,与个体一样脆弱而无助。但无论你我身在何处,都会渴求朋友、渴求思想、声音,渴求和过往当下未来的时空发生关联。这种连结是人的本能,让人不活成一座幽暗的地堡,也令我们相信:无论时代多坏,人都有不可剥夺的尊严。

在今天,无论你身处何处,只要你滑开手机,就有各种声音如洪水涌向你的身边。获取信息的过程变得如此容易,过多的声音似已泛滥成灾。一个重大事件发生,你从网络上看到的,往往只是道听途说、只鳞半爪的消息。一篇篇翻过, 你依然是一头雾水,并不知情。你想说:拜托,我所需不多,只想看到一些真相、一些事实。可惜的是每隔一段时间便有一种风行的句式流窜于互联网之中,或许也能够证明人们在这些文字垃圾影响下表达能力的衰退。这种反智的措辞摒弃了问题可能带有的多义性以及论证过程可能具有的复杂步骤,它将绝对的、暴力的简化凌驾在批判理性之上。当某个场所名义上仍然面向公众开放,可它作为一个公共领域实质上已经关闭了。

有人说,这是一个“后真相”时代。是的,这是一个机器人开始写稿的时代,这也是一个媒体人纷纷转行的时代。压力之下,那些正心诚意、愿意为你提供事实的写作者越来越少。充斥你眼前的,有声音的泡沫,却没有真相和事实。可是很多时候真相确实仍然存在着,只是被无数的娱乐资讯和商品广告吞没掉,不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这些信息洪水中同时夹带着大量耸动、不堪或低幼的内容。这些文字垃圾不引发思考,不促进批判理性,而是反其道而行之,注重于煽动情绪,宣泄情感,贴标签,或是急于发表观点,明确自己的站队,包括对他人进行两极化的道德审判。

时空此刻正在停滞,同时也正在加速。风暴与裂隙,暗影重重,撬动杠杆的原点四面八方;互联网连结的情感与话语,失落在极化的世界中,失落在明目张胆的打压中,失落在舆论机器的话语抢夺中,失落在人们对监控与党国结合的疑虑中,失落在本地情感、共同体的生长,与对“他者”的对抗中;对抗不仅仅只针对权力,也蔓延到了人民与人民之间。

世界正在下沉,数字极权铁幕已经袭来,我们只是时代洪流里的泥沙,丝毫无力挽回那么多值得珍惜的人和事物。

「绝情谷空山寂寂,风陵渡凝月冥冥」

Wit.iM 于 庚子年-壬午月 时间段内遭受国家级 全域域名服务器缓存污染 。海上看鲸豚,山顶看月亮;时代正以比我更快的速度,老去。被驱散、被警告、被禁言、被删除,那些互联网破裂的记忆总是要有人将散落的碎片拾到拾到藏于方舟之中。沉默年代,无声黑白;时代正以比我更快的速度,忘记。

开局一只讨饭碗,终局一根上吊绳。#Xajh.ORG 已禁止一些特定的请求方式与搜索引擎蜘蛛,如遇加密页面可在相关内容中找到答案,手动进入即可。现实紧缩的网络空间里,先不谈行动与否,就思想的自由而言,至少灵魂内在是可以借由这样的虚拟空间里,透透气喘喘息……

秋风宝剑孤臣泪,我们都没能赶上光绪出殡,却在此时此刻见证神拳复兴,也正在经历十年浩劫肆意流淌着的恶。一叶知秋,寒蝉效应,即使仅仅是开放存档文章,也是一把能烧上身的火。时代什么时候会变,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影响时代,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希望,这个时代首先不要让我变得更糟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