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 Online

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

#清明梦

[唐]沈既济《枕中记》黄粱梦镇吕仙祠内壁画

你,「现在想看到什么?」

梦境是最坦白的,无论你的日常怎样欺骗自己,梦境也不会骗你。

是否,

「有时候感到在一个梦里过了很长时间。曾经在梦里过了一生,醒来觉得好乏力,觉得现实世界比梦境更不实在,会记挂梦里的一切,想回去。」

可是,

「如果你真的在这儿死了,你永远都不会再梦到这个世界了。」

倘若,

「我在你的世界里死了,我也不会再梦到你。」

你觉得自己有决定权吗?

「每次在梦中我都以为那一次终于是真实的。」

或许,

你和我都能尝一口身旁的仙酒,一睡二十年。做一个李伯大梦,当一位「晚于时代的人」

最后,

直至不再是梦归于梦,现实归于现实,直至二者不是彼此的逃逸之地。真实里有着梦的本质,梦也在宣告着真实。直至人在现实里头,不再沉溺于梦的梦幻、阴郁与沉睡。那是一个精神世界的解构过程,从一场梦“醒进”另一场梦——你终于是清醒着做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