料峭清风吹酒醒,山头斜照却相迎;但则见,鱼沉雁渺冷月寒,奏曲的人儿把弦断。行路人迷失了青纱帐,翁老头身附蓑衣过荒坟。江山景,举目瞧,飘飘去,荡荡摇。云断五岳真侠义,白马雕翎声凛冽。绮梦难断意难全,猛回首,福州郊外酒旗飘,随风上下摇。

这里不同于岸上有围墙、有篱笆、有绊脚石。可一只脚在岸上,另一只在船上,这样的感受虽然不是很好,但船上没有广告杂草; 没有大数据;没有人工智能。可惜我们还是在自言自语,所以这里一样会有追求向往权力的人、会有道貌岸然私下却作奸犯科的伪君子、会因为绝对的权力而产生绝对的腐败,会有掌握大权但又想放下大权的人,也会有什么珍宝、权力都不想要,只想忠于自我的人;想退隐却又无法退隐的人……

“万里风沙知己尽,谁人会得广陵音?”

人的话意思太多了,还有口是心非的,这就是天下所有是非的来源;也许你永远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那么我们永远都不会有恩怨,如果每个人都是这样…… 源文大多来自 财新、三联生活周刊、端传媒、Matters、WSJ、The Atlantic、New York Times 的订阅内容与其它互联网中的文章,存档页内亦会有特别署名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在开始阅读之前希望各位一定要确保 同理心 不会落败! 「 身为人类的最大失败就是同理心的失败,即无法理解身为他人意味着什么 」。


三十年启蒙失败了

再访庄祖宜

流亡港人的年节餐桌

一场关于扶贫与大国梦的空洞喧嚣

通惠河畔的雪 · 一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