料峭清风吹酒醒,山头斜照却相迎;但则见,鱼沉雁渺冷月寒,奏曲的人儿把弦断。行路人迷失了青纱帐,翁老头身附蓑衣过荒坟。江山景,举目瞧,飘飘去,荡荡摇。云断五岳真侠义,白马雕翎声凛冽。绮梦难断意难全,猛回首,福州郊外酒旗飘,随风上下摇。

只要真相引人不悦,我们就谎话连篇。可真相不会消失,依然存在。这里没有广告,没有财团,也没有大数据,没有算法,没有比你更懂你;找回自己的步伐。可是一只脚在岸上,另一只在船上,这样的感受虽然不是很好,但能一窥追求向往权力的人、道貌岸然私下却作奸犯科的伪君子、会因为绝对的权力而产生绝对的腐败,会有掌握大权但又想放下大权的人,也会有什么珍宝、权力都不想要,只想忠于自我的人;想退隐却又无法退隐的人……

“万里风沙知己尽,谁人会得广陵音?”

人的话意思太多了,还有口是心非的,这就是天下所有是非的来源;也许你永远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那么我们永远都不会有恩怨,如果每个人都是这样…… 源文大多来自 一些知名媒体网站中的订阅内容与其它互联网来路文章,存档页内亦会有特别明示。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在开始阅读之前希望各位一定要确保 同理心 不会落败! 「身为人类的最大失败就是同理心的失败,即无法理解身为他人意味着什么」


专访白睿文 - 《武汉日记》之后,续写「痛史」

当说人话也不再被"爱国青年"允许

死亡与火光下,奋力在危机中自保、互救的印度人们

「被公知」的胡锡进和兔主席,分裂的国家主义者

当民族主义学者沈逸“网暴”胡锡进

两个论坛的衰亡和“公共领域”的消失

我,女性,一个爱看游戏的人

独生子女的赡养重担

两位中国 Z 世代留学生眼中的世界

占领立法院七年后,台湾青年的时代考题

三代记者,十九载悲喜,一种失落的情怀

音乐人黄妍告诉你香港九零后青年的乖与不乖

Clubhouse 真正「活」在中文世界里的片刻时光

数据监管江湖 - GDPR的三年之痒

三十年启蒙失败了

再访庄祖宜

流亡港人的年节餐桌

一场关于扶贫与大国梦的空洞喧嚣

通惠河畔的雪 · 一周年